中国熊猫网

首页>>国宝文化>>雅安与大熊猫渊源

宝兴人保护大熊猫的故事

http://www.ourpanda.com/   发布时间: 2010-04-26 16:06:03

宝兴以保护大熊猫贡献最大而令人称颂。

宝兴因为大熊猫而名扬中外,同时宝兴人民也在为保护大熊猫,特别是在救护病饿大熊猫、封山育林以及退耕还林,为大熊猫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1983年,大熊猫活动地区的大箭竹、小箭竹、冷箭竹、华桔竹开花枯死,直接威胁着大熊猫的生存。

1984年3月19日上午7时50分,夹金山下硗碛藏族乡咔日小学年仅十二岁的藏族学生、少先队员昂卡乓,在去上学的路上碰见一只大熊猫伏在路坎下的灌木丛里昏睡,昂卡乓没有去惊动它,立刻转身跑回村寨向民兵排长张少华报告。张少华丢下手中的活,在昂卡乓的带领下急奔路坎下查看,当离大熊猫仅一尺距离时,大熊猫轻轻地抬起了无力的头,懒懒地看了他们一眼后又把头埋在怀中。张少华凭借以往经验判断出是饥饿造成的,立即确定另一位民兵唐明忠守护好大熊猫,由昂卡乓再回村寨去给大熊猫取食物,自己急步如飞跑去乡政府报告。正在硗碛乡布署抢救病饿大熊猫工作的张庭益副县长立即确定由乡武装部长苏朝荣同志带领护林员奔赴现场。少先队员昂卡乓回家到,将家里人准备作早饭的玉米馍馍带了几个给病饿大熊猫吃,并带来了火柴,赶快和民兵唐明忠一起捡柴烧火给大熊猫取暖,经过他们的照料,大熊猫活动起来了。昂卡乓高兴得手舞足蹈,并和守护人一起伴随大熊猫度过一个寒冷的夜晚。第二天,兽医和藏族民兵把大熊猫送往保护区。昂卡乓含着热泪,依依不舍地站在山岗上不断挥动着小小的手,祝愿病饿大熊猫早日康复。昂卡乓爱祖国、救国宝的事迹很快在全县、全省传开,县大熊猫救灾领导小组给他记了功。

    宝兴县快乐沟村民王全安家,从1983年秋天以来,连续九次接待了病饿大熊猫。开初,大熊猫由于饿了下山找吃的,钻到了他家锅台上,看到半锅玉米面糊糊,大熊猫立即把头伸进锅里吃了个痛快,王全安发现后并不惊动它,时间长了,每天晚上大熊猫都要来光临这位和善的主人。彼此熟了,王全安就像等待晚归的孩子,每天晚上都给大熊猫准备好玉米糊糊和骨头。就这样,他与病饿大熊猫结下了深厚感情。 

1985年元月上旬,宝兴蜂桶寨管理所内的幼仔大熊猫“小乐”突然食欲不振,就连平时它最爱吃的嫩枝箭竹和白糖稀饭都不闻一下。管理所所长曾继恒只好派小高到县城人民医院去请对大熊猫病患很有医治经验的邱正伦医生。

    邱医生不顾天寒地冻,和小高赶到海拔1700多米高的管理所,给“小乐”检查身体。经邱医生检查,原来“小乐”是因缺乏应得的营养而造成消化不畅病。邱医生和管理人员一边,一面又想如何给“小乐”开开口味。经过邱医生和管理人员的精心呵护,一个星期后“小乐”开始走动了,经过两个来月的调养、治疗、“小乐”从病前的23斤长到了50多斤。饲养员小汪每天早晨抱“小乐”外出散步,和“小乐”逗趣,让它尽快适应环境。当客人来此观看时,“小乐”会热情地敬举“手”礼,还要和客人握手,让客人抱着它合影留念。          

    1983年6月中旬,宝兴城关镇一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尹海成一行四人抽空上山到清水溪打“鹿耳韭”野菜。突然看到离他们40多米远的一颗柏杨树上似乎有一个黑白花的动物在动,大家飞快赶到,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大熊猫仔儿挂在树杈上。于是想方设法地将它弄下来,看样子好像是饿了,大家顺手将玉米馍馍掰了些给它吃。在那里,他们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发现它的母亲,他们估计可能是母子失散了。于是,尹海成决定把这只大熊猫背回去交给蜂桶寨自然保护区。

    他们把装野菜的麻袋弄了两个小洞洞,以便通气,然后把它装进去抬回了家。尹海成叫家里人买白糖回来搅玉米糊糊喂它。过了两三天,他们又编了一个小竹笼把小宝贝抬到县城,买班车票坐公共汽车到了蜂桶寨保护区。当管理人员问尹海成:“给大熊猫幼仔取名字没有?”他说“没有……取个啥名字好呢?”两个外侄嘴快地说:“就照我们的舅舅的姓氏取名吧。干脆叫它二尹行不行?”尹海成想了想说:“对,就叫‘尹尹’吧!”。这时班车来了,他们几个急着赶车,管理所的人也来不及多问,临时用圆珠笔在左手心上记下熊猫的名字,后来在报纸上看到的是“永永”,音同字不同。后来,这只大熊猫到北京动物园时,已由下山时的43斤长到56斤。

1984年的2月22日下午两点来钟,家住宝兴县永富乡巴斯沟的李兴玉和隔壁家张天玉的小儿子石家明从山上捡柴回家,路过巴斯桥时,偶然看到西河上游的浅滩里,有一黑白相间的小动物在吃力的爬行。山里人很快就分辩出它是大熊猫小仔。他们赶忙放下柴禾,快步赶到小宝贝遇险的地方,心想把它引上岸来,谁知小宝贝在冰冷的河水里浸泡得直打哆嗦,小学生石家明跑步回家去叫人来抢救小宝贝。李兴玉看着小宝贝冷得来快要不行了,便急中生智,把捆柴禾的绳子通通解下来接起拴在河边的树杈上,自己把另一头拴在腰上就跳进了冰冷的河水中。当石家明和他的母亲张天玉赶来时,就在岸上指点着方向,并牵牢绳子,李兴玉涉水赶往浅滩,抱着约30来斤重的熊猫仔一步一步从冰冷的河水中往回走,那水冷得她浑身打抖。上岸后,他们立即烧起干柴给熊猫取暖。由于小宝贝在冰冷的河水中浸泡的时间较长,此时已经是气息微弱。李兴玉即刻跑回家找些过春节买的红糖,另外带点玉米面,又找了一口钢筋锅,迅速返回巴斯桥边。几个人忙上忙下,用三个石头支起钢筋锅,把红糖水烧开,搅上玉米糊糊,用嘴巴吹冷到合适的程度,然后一勺一勺地喂它。晚上八点来钟,县上的大熊猫抢救人员赶来了。大家抓紧时间,照起电筒,将小宝贝送上车。汽车快要开走时,保护区的师傅问大家应该取个啥名字,农村妇女李兴玉一时间找不到恰当的名字,突然间想到了小宝贝是在巴斯沟得救的,就说干脆就叫“巴斯”吧。1984年底,乡上给李兴玉等送来了林业部发给她们的大红奖状和奖品。                                                    

宝兴人抢救病饿伤残大熊猫的事迹很多,举不胜举,抢救的成活率很高。据统计,国家从宝兴调走的119只大熊猫,绝大多数都是从野外救回养活的病饿、受伤的大熊猫。由于宝兴县抢救大熊猫成效突出,县政府两次受到国家林业局表彰,有10多人受到国家省市有关部门的表彰。